啾啾狐艾

花隐掖垣暮,啾啾栖鸟过。
解狐艾。
他一个人就是一个国。
aph 原耽 dmmd
其實所有的圈子我都混
文手

不想等太阳了,它不会照射与我
不,是我的问题
太温暖了
燃烧殆尽
單身中。

你怎麽可以把鍋推給愛娜娜x明明是你自己太直男了(?

中考快车:

REPO
这是@忒Te  和@啾啾狐艾  给我的生日礼物!!谢谢她们!!
这个repo充满着我仿佛要溢出屏幕的谢意(笑),并且我已经做好说出“千言万语无以言表,只有献上这颗赤诚之心了”的觉悟了(并不是)。届到了吗!!
但是这个repo真的很丑诶。我不但直男审美,而且还手抖。手抖都是某偶像音游的错orz别人一觉醒来结婚了,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活动排名掉了三千多,真实哭泣。(
再次感谢!顺便把圣诞和元旦一起祝福了!!

自我介紹。

我想擴原耽!
我想擴原耽!
我是那種不高冷的文手!
快點勾搭我!

我扩列。
我解狐艾,
本名姓谢,希望能解开一生心疾故取“解”字。
“狐”便是希望自己能像野狐一般心机算尽不留伤痕。
“艾”原是本名中一字,取其草木之意
以上,便是解狐艾。
關鍵詞是
綠jj,lof,文手,刀子和車。
爱好是骚列表,給他們寫色情同人小黃文。
脾氣好有少女心。
有點傲,我說行吧的時候想要打爆你的婊子妈頂上她爺爺靈魂漂移。
我想擴列
1410067632

鸽子

《鸽子》

  “咔嚓”
  东欧男孩手中的笔不堪重负地折断了。
  伊万抽了一张纸擦干指尖的墨水,干脆将笔丢向角落的垃圾桶。抛物线割碎了少年们的困倦,午后阳光罩着的少年们抬起头又很快低了下去,嘈杂声漫起。灰白的鸽子扑扇着翅膀“呼啦啦”地从窗外飞过,伊万拢了拢围巾,伸出手指点在洒在桌面上的阳光。很快有暖意从那里蔓延开,却在手腕处止步不前。
  “冷啊,”他叹了一口气,紫瞳中的笑意冷却,一点点将阳光隔绝,手指再也无法感受到实质的温暖。一只鸽子立在窗外,灰蓝色的一抹和别的不同,凝视着窗内淡漠的少年。伊万也回视着它,注意到这只鸽子脚环上画了一只熊猫。他下意识瞥了一眼斜前方趴着睡的黑发男孩,那男孩半边脸埋在臂弯中,伊万只看得见对方的耳朵及脖侧,当然,还有用红绳系着的黑发。
  “是你吗?”伊万试着敲了敲玻璃,那只鸽子“咕咕”叫着又离开了这里。伊万想起刚刚入学的时候在学院后街看见的那一幕,不禁扬了扬嘴角——黑发男孩蹲在喷泉边,手中是金色的麦粒,像他迷人的琥珀色眼睛一样在阳光下散发着魔力。伊万和一群鸽子都被这魔力吸引了,灰白、灰蓝的茂通蹲在男孩身边。注意到他的脚步声,鸽子们没有被惊动甚至没有抬头,只是懒懒散散地靠在男孩身边,寒冷让鸽子们懒得张开翅膀。男孩抬起头来对他笑,“王耀。”他这么说。伊万的视线停留在对方冻红的耳垂上,和对方的围巾颜色很衬。他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么,大概是姓名吧。
  “不冷吗?”W学院冬季真的很冷,连斯拉夫人都不喜——他们什么时候喜爱过冬季呢?冬天就是阴沉的,带走他和家人们的生命。那个男孩,噢,王耀,挑着眉回答:“当然冷了阿鲁,但也不能让它们饿着啊。”仿佛是赞同他,鸽子们“咕咕”着叫起来。
  伊万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他本身也不是善谈的人,只是看着王耀点头:“喔,对。你说的对。”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你小心一点,别感冒了。”
  再这么呆下去说些无聊的话真是糟透了,像企鹅一样。伊万默了默,转身回去了。真是奇怪,他想,他为什么要去关心一个陌生人呢?
  是啊,为什么呢?
  伊万的手开始无意识地去抚摸王耀曾送给他的熊猫吊坠,从那天之后他们似乎就成了朋友,小太阳一样的王耀常常拉着他去做什么事情,听起来这种关系对一个暗恋者来说真是再好不过了——要是没有半路上硬要加入的混 蛋们就更好了。平心而论,伊万觉得那些混 蛋都不是真心喜欢王耀的,某个令人厌烦的Aky美国人目的就是要气死他;那个粗眉毛英国人想做什么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可惜刚转学的王耀不知道对方绅士皮子下有多不良。只有他,伊万想,只有自己全心全意地爱着小耀。
  王耀的笑声将他的思绪拉回教室,不知什么时候少年们已经结束了午休。弗朗西斯那个碍眼的金毛倚在王耀桌上转过身和他的小耀在说些什么,王耀手撑着脸听着,时不时回应几句。伊万气的颤抖起来,该死的和谐。他看到弗朗西斯一改脸上的神情,略带暧昧地凑到王耀耳边嘀咕着,而王耀的手已经放下,直起身子认真的听。尽管伊万拼命告诉自己他们只是在说悄悄话,但弗朗西斯的动作像是在亲吻王耀的耳朵。
  伊万将手中断线的吊坠小心收起来,一同收好眼中汹涌的情绪,他转过头盯着窗子中的自己,露出一个乖巧的几近纯真的笑。
  “我真的真的,喜欢着小耀的呢。”
  
  伊万发觉自己像个笑话——他只不过下午有一节课需要和王耀分开,对方被当众表白且接受了那个女孩子的告白在全校传的沸沸扬扬。他脑中一恍脚就不受控制去找王耀。可能在走廊中撞了什么人吧,对方骂骂叨叨叫人心烦。伊万此时无心装什么乖巧样子了,面无表情盯得让那人闭嘴后继续失魂落魄的向王耀所在的教室走去。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比如怎样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坦然接受是不可能的,他恨不得他的小耀身边只有一个人,当然就是他自己。他想过警告那个女生,但王耀会因此讨厌他吗?实在不行,实在不行…把他的小耀留在身边吧,爱呀,恨啊,也都没有关系了。
  他突然顿足,看到王耀坐在那里,一手撑着下巴——他一向的动作——和他的同桌本田菊说些什么。本田菊伊万认识,但不是很熟。听说是王耀的家人,兄弟或者堂兄弟之类的吧。伊万躲在门外的阴影处反省自己有什么理由或是身份质问王耀。暗恋者吗?所有人都能问,偏偏自己不能。伊万痛苦的闭上眼,他打算离开这个地方。
  
  “兄长,您知道收了一个异性的纽扣,有什么含义吗?”本田菊趴在桌子上,像只餍足的猫,伸出手点点王耀放桌上的小小礼物盒,“尤其是这种精致的小礼物盒装的。”
  “有什么含义?”王耀睁大他的眼睛,琥珀的光泽温和而又深沉,“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本田车苦笑着解释:“那个女生应该是把她第二颗纽扣给了您。一般来说,第二颗纽扣是最靠心脏的,是等同于表白的。”
  “而兄长您……接受那颗纽扣,就像接受了表白一样……”
  王耀“蹭”地,站起来一把抓住纽扣冲到门口远远丢下一句话:“我要去解释一下!”
  一路上王耀抓了好几个人问那个女生现在在哪里,甚至弗朗西斯还因调笑他赶着去约会而被揍了一拳,最后王耀打听到那个女孩子在喷泉边——就在鸽舍旁。
  
  伊万回到宿舍,娇艳的玫瑰衬得整个房间都亮了。他绝望的叹了口气,凑近他为心爱人种下的玫瑰,仿佛在吻爱人的唇。伊万将展开的玫瑰剪下,温柔地用一张报纸拥住她们——他想去鸽舍看看王耀养的鸽子们。
  伊万捧着毛绒跪在一旁,手边是他的花儿。细软的毛根部却有暖意,多么神奇啊,这样的弱小生命却能给予别人颤抖的热度。他不由将头埋在鸽子绒毛中,感受额头传来的微微痒意。
  有哭声断断续续打断了这个暗恋者近乎虔诚地祷告,伊万蹭了蹭手心温热活物,将溢出的情绪都藏在绒毛和花瓣里,他直起身看到了令他浑身血液冻结的一幕——至此,这个朝圣者终于绝望了——他的小耀怎么能?怎么能将那个女孩子拥在怀里?伊万笑出声,他活着,爱恋却好似已经死了。他纯洁却又残忍的初次恋情也随着可怜的鸽子死掉了。
  其他的鸽子们“咕咕”叫着,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个温情凶手。年轻的凶手抱歉地低头亲吻还带着余温的尸体,目光飘到了玫瑰花上——她们一定口渴极了,正厌厌地凝视土地。伊万露出了某种极幼稚的笑容,正是幼儿解剖活生生的金鱼时无意露出的甜美的笑。
  他要报复 让那个坏男孩儿尝尝心痛的滋味——不,他当然不是去报复王耀,他怎么舍得呢?他要让那个女孩花容失色,流出可怜的无用的眼泪。
  伊万哼着歌将尖锐似利刃的花枝插入柔软的鸽子的身体,一支一支将那只灰蓝色鸽子钉在无形的神十字架上。信教徒嘟囔着外人被蛊惑时的祷词,满意地用报纸裹好他的花儿,又在鲜妍的花瓣上撒上露水。他绅士一般半搂着花束靠在鸽舍门后,我该做什么呢?伊万想,他已经没有资格站在我王耀身边了。
  他想起王耀送他的熊猫吊坠,一只熊猫抱着一块紫色的玉石,上面用金丝勾嵌了【Lucky】。
  “Lucky,”伊万小声地念,似是有魔力一般,在他身后有男孩的声音传来:
  “是我的问题,抱歉,但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我有喜欢的人了……是个俄罗斯男孩。”
  失而复得的狂喜。
  
  
  
  后续:最终那束血色玫瑰也没有被送到失恋的少女手中,它将被制成标本纪念这段短暂的生命颂歌。王耀曾询问过这束永远置于伊万卧室的花束,但他如何都不会想到,那代表着生命的大悲与狂喜。
  
  后后续:
  王耀在花束中发现一张带着深褐色水迹,边缘已发黄的纸条:
  『我爱你,我是个怪物,但我爱你。
                                      ——《洛丽塔》』
  
  后后后续:
  鸽子就该死,咕咕。

by  解狐艾。

陆亦安。:

<飓风>漫画公开前4p!名字叫做《拥抱一具无名尸》,由昼尽老师创作!cp向是雷安,画风十分唯美好看,剧情紧凑气氛紧张!预知后事如何请点开下方链接购买【就是广告 @饥饿昼🐡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73868282357

谢谢大家。

陆亦安。:

高亮!!!《飓风》雷安合志预售!

注:由于一些老师的lof名还没上交给我,如果交给我以后会编辑上去的,希望各位多多支持!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分级:16岁以上

预售日期:7月21晚8点

寄售:三只喵工作室 @三只喵工作室 

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73868282357

详情请看宣图

————————以下参本人员—————

主催:陆亦安 @陆亦安。 

封面:诠 @今天画画了吗

文手:陆亦安 @陆亦安。 

            涓生 @林以衍 

            桃蘇  @桃蘇

            八树 @八树 

            卫星 @老子是天才 

            江河

            予归  @每天都如一条咸鱼 

            啾啾狐艾 @啾啾狐艾

插图:昼尽 @饥饿昼🐡 

            General

             鹤鸣 @请输入您的姓名。 

             夜迁 @星徙盜。 

             见见 @盲眼狙擊DDD 

             川

             三条 @STiao 

             荷叶 @海纳百氚

             粟玖 @取名废

             圥巡鸠 @无神论者 

             蚊砸

             代茶冬青 @代茶冬青

   漫画:昼尽 @饥饿昼🐡 

碎碎念:搞了半年的合志,说来惭愧,出现了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状况差点想要放弃,但是又因为有那么多喜欢的老师,忙完了学校的事情赶紧就来完成合志了。但是顺利出了!!!非常高兴了!!希望购入的各位也可以喜欢!!请大家多多关注!!

[APH全员向]虫疫 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打破了幽夜,众人纷纷起身向声源靠近试图了解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小湾?”王耀第一个踹开王湾的房间,在他身后是王嘉龙和王濠镜。
    王湾处于客厅正中央,低头跪坐在厚实的地摊上,将裙子撩起来蜷成一团。她发长发散乱垂在脸旁,刘海遮住了她清秀的眉目。在她周围是密密麻麻令人恐惧的黑点。王耀哪管这些,直接脱了西装外套迈腿将妹妹罩住抱起来。王湾面色发白缩在王耀怀里发抖。
    “安了安了,怎么吓成这样。这些黑点点、呃……”
    “先生!”
    “大佬!”
    “王耀小心!”
    阿尔弗雷德赶来时目睹了这令人发冷的一幕——王湾,王耀信任宠爱的好妹妹,硬生生将自己的右手送入了兄长的腹部。
    王耀颤抖着抬起头。
    他的心脏随之跳动着。
    少女在昏暗的暖光下,对着兄长因剧痛而眯起的眸子,有些诡异地笑了笑。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上面沾满了血丝。王耀看到她眼睛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准备喷涌而出。 瞳孔逐渐放大,他终于看清了那一颗颗恶心的虫卵。
     她根本就不是王湾!或者说,她已经不再是“王湾”了。
    “王湾”笑了笑,她用左手轻轻拍着兄长的背,唇齿间流泻破碎的语言:“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坚硬的的指尖划开王耀的肌肤,西装下的躯体显得支离破碎。“王湾”定定看了周围的人,忽然无声笑了起来,瞳孔翻涌着那种东西。
    “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王嘉龙冲上前去死死掰开“王湾”的左手,王濠镜扶着先生,阿尔弗雷德咬牙一脚踹飞女孩。
    “呜……”王耀站立不稳,用尽全力推开王濠镜:“离开这里……”
    但,已经晚了。

关于all耀&叶的一点浅层次探讨

救救孩子吧。
我靠
真的
太dalao了
这个梗,
我的妈。

中考快车:

cp:all耀&叶
【预警】这不是普通的all向文
首先我们介绍一下设定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英文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简称ALL,即all
症状如下,来自百度:
1.80%以上患者发病时贫血,少数早期无贫血,但随着疾病进展都会发生贫血。表现为乏力、疲劳、心悸、头晕等。 2.发热与感染 ALL发病时多有发热,粒细胞缺乏及功能异常导致感染,感染部位常见口腔、牙龈、肺部、皮肤及软组织、肛周等,如不能及时控制易发展为败血症。 3.出血是常见的表现,可以发生在全身各部位。出血部位包括:皮肤淤点淤斑、鼻出血、牙龈出血、女性月(咳)经过多、消化道出血、甚至危及生命的中枢神经系统出血等。 4.器官组织浸润表现,出现淋巴结、肝、脾肿大。骨及关节痛,以肢体长骨及关节痛多见。常以疼痛起病,甚至出现跛行步态。胸骨中下段压痛,此表现具有较强的特异性。部分患者表现头痛、呕吐、颅神经损害、视物模糊、精神失常、嗜睡、癫痫发作等,甚至可危及生命。 5.睾(咳)丸白血病,儿童ALL更多见,表现睾(咳)丸无痛性肿大、阴(咳)茎异常勃(咳)起。
看到第五条了吗?某些同人文中一天(咳咳咳)数次,而且反应一次比一次激烈的,看到小攻就会勃(咳)起,难道不是这种病症的体现吗?
让我们看看如何治疗,依然来自百度:
[治疗方针]主要是联合药物化疗的应用,支持治疗,预防中枢神经系统感染。
[手术治疗]骨髓移植为根治白血病的方法之一。
[预后情况]预后情况有所不同,与年龄、免疫表型、细胞遗传学等因素有关,患者最初对化疗治疗的反应也是评价预后的重要指标。
[对症治疗]1.感染防治。 2.改善贫血:可输全血或浓缩红细胞。 3.出血防治:加强鼻腔、牙龈的护理。化疗期间还须注意预防DIC。 4.防止高尿酸血症:在化疗期间需注意预防高尿酸肾病。 5.纠正电解质及酸碱平衡。
[放化疗]化疗是白血病治疗的重要手段。急性白血病治疗可分为两个阶段。即诱导缓解和缓解后治疗(巩固强化和维持治疗)。
[治愈性]部分可治愈。
相必看到这里,你会发现这种疾病治疗非常有难度且麻烦,耗财耗时耗力。根据百度的数据,就连北京都只有30余位治疗该疾病的医生,而成都则是屈指可数,仅有5位左右,这又增大了患病者的死亡率。
写到这里,心情已经非常沉重,不愿再写下去了。所以,珍爱生命,远离ALL,请对耀君和叶神好一点,谢谢。
@wok大佬在念我的车 艾特狐狸
中考快车,上吗?(笑

掛著,寫完刪。

那是一個隨時都微笑著的、長袖善舞八面玲瓏的、渴望著愛情卻可笑地患有失心症的騙子。
他靠故事謀生,永遠活在過去,能講述千萬個故事。每一個故事彷彿是在說自己,卻又不是。
他的一生,是尋找愛情。

十二月二十五日记梦

“王耀同志!”
我合上手中的相册,用衣袖擦拭眼角,转身接住脚下有些不稳的孩子,顺手捏捏那小孩的脸蛋儿。
真可爱,就像很久很久以前的小菊……
我嘴角僵了僵,抿唇摸摸小孩的脑袋。
“恩?怎么了阿鲁?”
“外边有个系围巾的怪人要见您!”小孩子跳出怀抱,指向门外被七月烈阳笼罩的地方。

我起身慢慢地走向门外,说实话我不大喜欢阳光,会让我想起某个人发丝的颜色。
那人背光站立,手里捧着什么东西。
起风了,一时碎片似的阳光晃过,分辨不清。

那人快步向前紧紧拥住我,明明穿的很厚却丝毫不让人到炎热。在阳光下似乎这一片被树荫笼罩了,丝丝缕缕的风令我嗅到西伯利亚的气息。鼻尖触碰着粗糙的围巾,有点痒痒的。

不知怎的,视线模糊了。

是他。

我忽然就开始咳嗽,咳着咳着眼泪就出来了。失声痛哭,埋在对方的围巾里抽噎。对方轻拍着我的背——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样。

自从分道扬镳之后,再也没有这么温暖的怀抱等着我扑过来了把眼泪鼻涕擦在他宝贝的围巾上了。

“你呀……”耳畔是熟悉的声音,并不再有甜糯,多了几分沙哑。
“伊利亚……你个大骗子!”我作势要狠狠锤伊利亚的背,却不敢用力——怕这个人随着阳光出现,又似露水消失殆尽。
最后我狠狠地环住伊利亚的脖子,逼迫他弯下腰。
“你呀……好啦,我给你带了礼物。”伊利亚轻轻笑着,小心翼翼地拍着我的背。
我用他的衣袖揩了揩脸,尽量凶巴巴地瞪着他。
“这是你这么久不来见我的惩罚阿鲁。”
伊利亚把手中捧着的向日葵塞在我怀里,这几朵毫无瑕疵,就像以前那样是他精心挑选过的。
“小耀,一大片向日葵里只有这么几朵是完美的哟?就像那么多国家,只有你是我最爱的。”

又是这样,和以前一样。

都怪他挑的向日葵,在阳光下晃的我又想哭了。

随即我被他搂住,和他亲吻。

我不再是他的小布尔什维克了,这个吻不似以往那样热烈,缠绵苦涩,小心翼翼地让人难受。

我努力闭上眼,不让他看见眼角的水渍,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为我踏平前路的荆棘了。

以后是我,带着他六十九年的荣耀,走下去,独自一人。



“耀,走下去。”

我点点头,看着他一点点在阳光下透明。

“小耀,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不能再陪你一起走了,你不可以再哭了”

“我知道……伊利亚……”

“……小耀,对不起。

“我爱你,却不能陪你到最后了。”



“王耀同志,您怎么了?”

小孩略有些担心。

“没事,做了个令人怀念的梦啊。”